吉祥虎菠菜导航:穿越时空进宫看展

吉祥虎注册

  今天,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把激昂的青春梦融入伟大的中国梦,成为创新创业的主力军。该院党总支书记苏贤聚、各支部书记、支委及17级新生参加了学习。

2018年6月13日02时06分来源:中国宝石杂志

穿越时空进宫看展


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

亮相故宫博物院


故宫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也是文化发展的灯塔,近年来越来越多重量级展览登陆故宫。今年4月,“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在故宫隆重开幕,将近600件珍品,带领观众从古代世界启程,踏上横贯中亚、近东、埃及、希腊乃至地中海的文化之旅,展现艺术版的丝绸之路。


“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开幕式现场


故宫首次大规模综合性文物展

  本次展览双方策展人分别为阿勒萨尼收藏策展人阿敏·加法尔博士(Dr. Amin Jaffer)及故宫博物院宫廷部主任王跃工。

  去故宫看了现场,完全可以用珍品的海洋来形容,600件,光彩夺目、灿烂辉煌。夺目藏品大都出自卡塔尔皇室成员谢赫·哈马德·本·阿卜杜拉·阿勒萨尼殿下(His Highness Sheikh Hamad bin Abdullah Al Thani)的珍藏。故宫博物院也精心挑选5件藏品,分别融入两个单元,在内容上与卡方展品呼应,将“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的精美程度推向新高。

  阿敏·加法尔博士表示,“阿勒萨尼收藏展隶属于阿勒萨尼收藏基金会。该基金会是一个非营利组织,以在世界各地推动促进文化艺术事业为使命。我们很荣幸有机会与故宫博物院携手,让中国公众得以近距离欣赏来自阿勒萨尼收藏的珍贵藏品。”

  故宫博物院宫廷部主任王跃工特别提到,“此次阿勒萨尼收藏展藏品体现出的广博与精美,是收藏者投入的精力与心血的最好证明。这也是故宫博物院举办展览中首次涉及如此众多地区、时代的文物展品,为我们今后筹办更大规模的综合性文物展览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同时参展的故宫博物院藏品,为展览提供了另一条“以我为主”的主线——无论何时,都不要忘记关注、思考我们自身的文明积淀。”



600件珍品震撼登场

  展览共设两大部分:“瑰丽梵星:印度高级珠宝展”(Gems and Jewels from India)和“皇室臻选:艺术珍品展”(Masterpieces from a Royal Collection),分别呈现来自阿勒萨尼收藏(The Al Thani Collection)的270余件珠宝杰作和280余件稀世珍品。


“瑰丽梵星:印度高级珠宝展”

  展现了从莫卧儿王朝至今500年间印度的珠宝艺术,以及灵感源于印度的创作珍品。因收入众多珍贵宝石、珠宝、珠宝制品和玉器,该收藏已成为同类中最丰富的系列。

  “瑰丽梵星:印度高级珠宝展”带领观众踏上一场从16世纪至今的印度珠宝奇异之旅,这场富丽堂皇的旅程透过富有历史意义的印度传奇珠宝杰作,展现跨越五个世纪的精致艺术品味和完美手工工艺。印度因其富饶的珍稀宝石矿藏和精湛的珠宝制作工艺在全球享有盛誉。印度及其周边地区盛产各类宝石:戈尔康达矿区出产极品钻石,巴达赫尚盛产尖晶石,克什米尔以绚烂的蓝宝石而著称,斯里兰卡和缅甸拥有珍贵的红宝石,波斯湾则出产珍珠。在印度,珠宝不仅仅是装饰品。每一种宝石都寓意深远,或表征寰宇深意,或求庇吉祥星象。珍贵的金属和宝石被用于印度人生活的各种场合:室内装饰、礼服、武器和家具。

  本次收藏展带来了一系列印度珠宝艺术的巅峰之作,呈现了从莫卧儿王朝直至现代的印度珠宝艺术。展品中引人注目的藏品众多,其中不乏富有历史意义的皇室珍宝配饰,以及卡地亚等欧洲知名珠宝制造商在印度传统珠宝形式启发下制作的精美珍宝。因收入众多珍品,阿勒萨尼收藏已成为全球印度珠宝收藏中最丰富的系列,此次展出总计270余件(组)。


“皇室臻选:艺术珍品展”

  该展共计280余件来自世界各古代文明的文物和现代艺术佳品,前后跨越5000年历史,见证了人类创造力的发展,均为罕见的历史瑰宝。其中多件艺术珍品均为世界范围内首次向公众展出:横贯中亚、近东、埃及、希腊乃至地中海的珍贵艺术文物可追溯至远古世界;来自古代中国、非洲和美洲的艺术珍品则探索了涵盖神灵崇拜、皇家品味和技术成就的广泛主题,揭示了世界各地人民的共同价值观;丰富穆斯林艺术品展现出伊斯兰世界的多元艺术;来自文艺复兴时期和巴洛克时期的一系列壮观欧洲展品则呼应了古典时代,并记录了王朝统治。



瑰丽梵星

  

所呈现的印度珠宝涵盖从莫卧儿帝国时期至今500年间印度的珠宝艺术以及灵感源于印度的创作珍品。


阿尔乔特 II

印度,约公元1760年,于1959年和2011年进行改良

钻石,等级D,内部无瑕

高2.6厘米,宽1.6厘米,厚0.6厘米;重17.21克拉

如其名字所示,这颗钻石正是由阿尔乔特地方行政长官穆罕默德·阿里·瓦拉加(1749~1795年执政)献给英王乔治三世妻子夏洛特王后的两颗钻石之一。在18世纪中期的英法战争中,这位统治者是英国的坚定盟友,最终还把自己的王宫搬到了马德拉斯,他在那里款待东印度公司官员时出手阔绰,因而名噪一时。夏洛特王后以酷爱钻石而闻名,她因为接受印度统治者的奢侈礼物而受到当时新闻界的讽刺。尽管她将阿尔乔特珠宝遗赠给了自己的四个未婚女儿,但是在她死后却尽归她的儿子摄政王所有。摄政王于1821即位为乔治四世,他将这些宝石镶嵌到了自己的王冠上。


皇室尖晶石项链

印度北部;尖晶石,公元1607-1608年,1754-1755年;现代串绳

尖晶石,珍珠,祖母绿,黄金

长51.8厘米

这条项链上的尖晶石带有许多铭文,其中就包括“荣耀尖晶石”(la’l-i jalali),其所指的是皇帝阿克巴本人。具备如此规模和质量的王朝宝石当出于莫卧儿皇室珍藏。皇室之所以珍视这样的宝石,不仅是因为其物质价值和物理性质,还在于其尊贵的渊源。


莫卧儿王室珍宝

阿格拉钻石

印度,早于公元1526年,于19世纪80年代和20世纪90年代进行再次切磨。

钻石,浓彩粉色,净度VVS1

高1.87厘米,宽1.7厘米,厚1厘米;

重28.15克拉

独特且细腻的颜色配以它可观的大小,使这款钻石卓然耀目。虽然阿格拉钻石的来源和历史还无法完全证实,但它被认为是第一位莫卧儿君王巴布尔大帝于1526年攻占阿格拉时获得的,后于1857年被走私到英国。阿格拉钻石的第一个可验证的参考资料出现在1860年布朗斯维克公爵所拥有的珠宝图录中。钻石随着时间推移被多次再度切割,因此它的重量也随之不断减轻。


神像之眼

钻石,浅蓝色,净度 VVS2

高2.6厘米,宽2.8厘米,厚1.3厘米;重70.20克拉

这颗宝石是世界上最大的蓝色切割钻石,据说是从印度教一位神灵的眼睛中取出来的,因此而得名。这颗钻石首次出现于1868年出版的威尔基·柯林斯的小说《月亮宝石》,这部小说描述了一颗从印度神庙中掠走的名贵钻石。“神像之眼”颇具历史渊源,足以证明其重要性。


玉器及水晶器

  

伊斯兰文化将玉视为胜利的象征,人们也认为玉器有检测和解毒的功效。诸如玛瑙、缟玛瑙、水晶一类无色石英在莫卧儿宝石匠人的手中同样升格为高级艺术,表现出莫卧儿宫廷生活的丰富多彩。此次展出的伊斯兰风格玉器、水晶器,产地、器形、工艺、时代均非常全面,基本能够代表这类器物的完整面貌,无论从质量上还是数量上,堪称国内空前。其中,“贾汉吉尔的酒杯”是现存最古老的一件莫卧儿帝王玉器。同时,更有故宫博物院馆藏的清宫遗留“痕都斯坦玉器”精品共同出展,与这批器物交相辉映。


印度北部,公元1660-1680年

玉,红宝石

高2.5厘米,宽6.1厘米,长8.4厘米

底足上有银质支撑环,刻有汉字和一个“璞”字刻印,“璞”意为“未琢之玉”,以及一首乾隆皇帝于1756-1794年间所作的诗。杯体内所刻中文铭文是由乾隆皇帝(1736~1795年在位)所写的一组诗篇中的一首。他在诗中盛赞了莫卧儿玉器,皇帝本人收集了大量此类玉器。这首诗在乾隆组诗中是第51首,在其它玉器上尚未发现。这个杯子与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沙·贾汗酒杯存在着诸多相似之处,那只酒杯上面雕刻着一只野山羊或北山羊头,可追溯到沙·贾汗在位第三十一年,即1657年2月至10月(伊斯兰历1067年)。此杯上所刻动物头颅也是野山羊或北山羊,它的犄角上以细腻的手法雕刻出了隆脊,这一点也与沙·贾汗酒杯一致。杯子底部已经损毁,莲花状底足已经无存,现镶嵌以银质支撑环。


贾汉吉尔的酒杯

这个酒杯以中国瓷器造型为基础,是目前已知最古老的有确切纪年的莫卧儿帝国玉器。酒杯制作于1607~1608年,是由贾汉吉尔皇帝亲自定制的。酒杯外部装饰有皇帝的名字和头衔,以及两首波斯诗歌的四行诗节。酒杯器形源于15世纪中国的小型瓷器。在17世纪初期的莫卧儿绘画和硬币上可以见到用黄金或其他材料制成的类似酒杯。波斯语铭文:酒杯|属此皇帝|属此时代|(帝王)二年。(它)使命已达,最尊贵的陛下,荣耀之尊,天下君王的主宰,神之再现,继承者与君王棺上之珠,苏丹天朝与世界统治者的太阳,正义与繁荣天国的月亮,阿克巴·沙汗之子阿布·穆扎法尔陛下,武士皇帝贾汉吉尔,(于)1016年。


笔盒和墨水瓶

德干或印度北部,公元1575-1600年

黄金,钻石,祖母绿,红宝石,蓝宝石,虫胶

笔盒:高4厘米,长30.6厘米,重1.5千克;

墨水瓶:高11.4厘米,直径5.4厘米,重495.6克

  这件富丽堂皇的藏品是现存的唯一镶嵌宝石的御用金质笔盒和墨水瓶(davit-i daulat)。器表嵌满宝石,小巧爪镶和尖头玫瑰花饰起着加固宝石的作用,镶嵌式样精巧别致,特色十足。君王向最高级的朝臣颁赐缀满珠宝的笔盒和墨水瓶,以此为最高殊荣的象征,这是在奥朗则布皇帝统治时期颇为流行的做法。笔盒的形制以自16世纪初期的伊朗造型为蓝本;此外,在本例中,墨水瓶的底面还以象征求知的圣鸟桓娑(hamsa)为装饰。桓娑还是印度教文学和诗歌女神萨拉斯瓦蒂(Sarasvati)的坐骑。


金、银、珐琅器

  

印度珠宝的一大特色是其独特的制作技艺,尤其是宝石镶嵌技术。黄金是制作珠宝和帝王生活用品的理想材料,采用纯度极高的金箔环绕宝石实现固定的典型印度“昆丹”(Kundan)工艺,使宝石借助金箔背衬反光的特性实现交相辉映的效果,变得鲜活起来。这部分展品中的器物无论为何种材质,都运用了大量繁缛、细腻的宝石镶嵌工艺,富丽堂皇又精细至极。以珐琅作为装饰也是印度珠宝的典型特色。这种工艺首先在莫卧儿时期出现,当时欧洲大使朝贡的文艺复兴时期工坊制作的精美珐琅珠宝备受喜爱,这种外国工艺巧妙地融入到当地风格之中,在印度珠宝中得到了极大运用。


吊坠

印度,约公元1575-1625年

珍珠,黄金,钻石,红宝石,祖母绿,蓝宝石,玻璃,珐琅,虫胶

高6.6厘米,宽5.2厘米,厚3厘米

  这件稀有的吊坠尽管是在印度制作的,其灵感来源却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珠宝,即将形状不规则的珍珠用于制作身体或躯干,往往用于刻画神话中的人物。在这件印西合璧的作品中,一颗质地厚实、富有光泽的珍珠上使用典型的印度“昆丹”工艺镶嵌上了宝石、黄金和玻璃。神像有着缠绕的长尾,有可能是蛇神(Nagadevata)。


以卡地亚为代表的欧洲“印度风”珠宝及现代珠宝

  

在印度,拥有大量精美珠宝是王权的一个固有属性。最精美的宝石由男性而并非女性佩戴,装饰品包括头巾配饰、冠冕、项链、耳环、臂饰、手镯、戒指、腰带和脚镯等。虽然从莫卧儿帝国时代起这些珠宝的类型就保持不变,但是其风格和制作技艺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1911年,雅克·卡地亚(Jacques Cartier)来到印度,找寻设计灵感和客户。此后,卡地亚和多个著名珠宝品牌设计出一系列载入史册的经典作品,显示了印度珠宝持久的魅力与生命力。

  作为卡塔尔皇室成员谢赫·哈马德·本·阿卜杜拉·阿勒萨尼殿下(His Highness Sheikh Hamad Bin Abdullah Al Thani)的私人收藏,“瑰丽梵星:印度高级珠宝展”展览藏品代表着独特的个人视角,体现着审美品位、知识修养以及与日俱增的收藏热情。与此同时,收藏家在收购时还力求呈现自莫卧儿时代至今宫廷珠宝首饰的主要流派,充分展现印度珠宝艺人的独创性及其对更广阔世界的影响。从早期莫卧儿珠宝玉器的雅致内敛形式到19世纪奢华的混合设计风格,加之时尚别致的现代创作,阿勒萨尼收藏展体现了收藏者自身及研究藏品美学意义和学术价值的学术团队的理解和审美,并有望逐步培养起观者对这一主题的理解和欣赏能力。


纳瓦纳加尔红宝石项链

卡地亚,公元1937年

铂金,红宝石,钻石

高19.5厘米,

宽20.5厘米

这条项链是20世纪珠宝首饰的巅峰之作,代表着卡地亚和印度王公风格碰撞的一个高峰。项链是纳瓦纳加尔王公迪维加辛吉于1937年委托卡地亚设计的,选用了由纳瓦纳加尔前一任王公拉吉特辛吉(知名的宝石鉴赏家,雅克·卡地亚的朋友)所收集的一组特殊的经椭圆形切割和长角阶梯形切割的缅甸红宝石。印度独立后,项链被送回到卡地亚进行转售。为印度王公而设计的原始样式经过了修改,使之更契合女性的体形,后面的单颗红宝石线条大为缩减。洛尔·吉尼斯夫人曾在1966年参加杜鲁门·卡波特在纽约举办的黑白舞会时佩戴过修改后的项链。


海得拉巴尼扎姆项链

印度,公元1850-1875年

黄金,钻石,祖母绿,珐琅

高26厘米,宽19.6厘米

这条项链堪称印度王公首饰中的杰作,旨在炫耀宫廷朝会参加者的力量和财富。这8颗经过修饰的大钻石采用了明亮式切割工艺,每颗重约10克拉至15克拉,代表着印度宝石琢面工艺所取得的进步。钻石采用箔片衬背技术,并以传统的印度风格进行封装镶嵌,但其所采用的透雕细工设计、宝石的对称排列和中央吊坠等手法的运用都显示出西方的影响。


皇室臻选

古代世界

  这些来自古代世界的珍贵艺术文物由古时备受推崇的材质及精工制成,展示了横贯中亚、近东、埃及、希腊乃至地中海的复杂的艺术襄助关系和工艺。这批艺术品主要包括王权象征物和奢侈品,均属古代文明创造的巅峰之作。


大力神玛瑙花瓶

罗马;约公元150年

玛瑙

高18.6厘米,颈部直径7.3厘米,底部直径7.4厘米

  刻有人物浮雕的硬石器皿是古希腊罗马文明中最受瞩目的一种创作,不过流传下来的极为稀少。

  这件器皿非常华丽,采用一块灰绿色玛瑙以高凸浮雕形式雕刻而成,描绘了英雄大力神的武器被三个丘比特偷走之后,一位年轻的萨蒂尔(希腊神话中的森林之神)向他劝酒的场景。

  这件精致器皿的功能仍是一个谜。两个丘比特之间倒立的火把可能表明它是一个骨灰罐,用来保存死者的骨灰;但倒立的火把也会出现在非丧葬场景中,代表爱的巨大力量,这种力量甚至可以征服最强大的英雄大力神。


欧洲世界

  来自文艺复兴时期和巴洛克时期的一系列壮观展品呼应了古典时代,并记录了王朝统治。该部分的高潮是出自俄罗斯帝国著名珠宝首饰工匠法贝热(Fabergé)的华丽杰作,这些由珍贵金属、珐琅和硬石打造的艺术品被欧洲统治家族成员视为顶级奢侈品,争先收藏。 


花瓶——法贝热

圣彼得堡,俄罗斯;公元1899-1903年

黄金,珐琅,软玉,钻石,红宝石

高25.5厘米,宽13厘米,厚11.2厘米

  这只非凡的花瓶由大块软玉切割而成,黄金底座镶嵌宝石并饰珐琅釉。其器形表现的是一朵正欲绽放的莲花,呈现出花蕾的自然锥状和重叠的花瓣,嵌宝石珐琅金座呈现出文艺复兴的审美风格。

 这种型号的花瓶在法贝热的作品中并不常见。它是在法贝热第二首席工匠大师迈克尔·佩钦的工坊中制作的。迈克尔曾负责法贝热多个珍贵作品的制作,包括献给亚历山大三世和尼古拉二世的皇室复活节彩蛋。



编辑/Ashley

鸣谢/故宫博物院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并注明出处。


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宝石》杂志社淘宝店,

更多图书等您来选!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